莫得牙

手残吃土党一只

假装画完了(呸),果然细节什么的还是不想扣啊:-P还说在画一只秃驴配香香来着,算了算了orz画不动

腿个进度!!!!封喉真的是灵感源泉啊永远舔香!!!越听越兴奋!

“能拜托你最后一件事吗?”

“.....你说。”

“告诉他,我入中原前已有妻室,这次出来并不是为了任务,而是妻子临盆,我只是因为她之前有身孕身子不便才与他玩玩罢了。”

“... ...当真?”

“谢谢。”

“... ...”

“别让他随我去了,我不会等他的。”

吸康使人陷入昏迷(笑),终于把不知道拖了多久的明唐生出来了(躺尸),假装我非常不粗犷的肛了细节_(:D)∠)_p2是亲友吐槽我草稿原图的梗,p3原稿,以上!我要奋力吸康去了!
(“能拜托你最后一件事吗?”

“.....不好。”

皮这一下我很开心_(:з」∠)_)

上色对指绘的我来说真的特别不友好_(:D)∠)_过了一下午并没有干什么,感到哭泣,于是我准备去爱作业了(本来一条漫先被切的只剩下一张图现在连色都要被切了噗。。)

上色使我考虑放弃,画啥啥不像系列,以及不知道怎么戳到loft的点了被屏蔽了诶诶诶???流下了一脸不明所以的泪水_(:D)∠)_

“算命,我调研完就回来,要等我。”
然后我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
你再也没有回来
... ...

返校前潦草至极的摸鱼_(:D)∠)_这辈子打死也不会正经上色,以及为什么都是我们捂裆被撅了🌝华仔你们的大猪蹄子属性暴露无遗,别拱师兄师弟们了风暴哭泣不然捂裆怨妇有越来越多了